Andreana

(二相) 神是可以侵犯的 #2

OOC 

架空 非現實 

雖然一開始是宮大宮,但是主要的故事是要寫二相跟智翔的!! 

今天開始一點點的二相,進度緩慢很抱歉,不過我會加油的~ 

如果有看到蟲請務必告訴我。 

不能接受的人請趕快離開,謝謝

 

  

 

  

 

 

 

/*——————————————*\  

#2-1

 

穿著休閒褲、T-shirt與夾腳拖的兩人出了門後便在街上閒晃。 

「你那天是在哪裡看到那個傢伙的啊?」雖然是大野提議出門找人,但不知道二宮是哪裡遇到那個傢伙的,所以除了東張西望之外,也沒有什麼其他積極的作為。 

「嗯,在那個你常去的超市附近,超市後面那邊靠近公園的路上。」 

「那我們往那邊走走看吧!雖然說要找人,但是又不能隨便動用魔力,而且我想順便去超市逛一逛。」 

「哼,我又沒有說出來就一定要找到那傢伙,我只是看你要出門不想自己一個人顧家罷了,結果你根本就只是害我出來跟你買菜。」 

「啊啊~別這麼說嘛~Nino跟我一起出門我覺得很高興啊….....」刷地一下,原本搭上著二宮右肩還在說話的大野,突然眼睛閃了閃,發現對街不遠處的視線跟氣息。 

「歐,沒想到跟蹤狂這麼盡責,我們才出來幾分鐘,就已經出現了,根本不用浪費精神找他啊!」二宮轉向右邊的大野悄悄地碎念了一下。 

「 へえ,真的!不過雖然他的氣息不是魔,但也不像天使啊,而且那個眼神也太直白了吧,難道跟蹤狂是不分種族都一樣的嗎?」大野挪了挪身子想要稍微擋住視線測試看看,果不起然對方似乎一點點的焦急了起來。 

「Nino,所以你想要正面擊破還是看他什麼時候要自己過來?」 

「我們進去前面那間咖啡店先喝點東西吧?讓我們看看跟蹤狂會到什麼地步,既然不是魔,怎麼可能玩得過我們倆?」 

「耶,前面那間J’s Choice嗎?那我可以點布朗尼嗎?他家的布朗尼好好吃,好濃郁,跟店主人的臉一個樣。」大野一臉興奮的想著等一下可以吃到的蛋糕。 

「おじさん,說這話也太狠了吧,店主人MJ雖然臉是濃了一點,可是人真是很溫柔啊。不只是蛋糕,他之前幫我特製的漢堡排真是超好吃的。」 

「走了走了,我們快去吧!」兩個人肩搭著肩在跟蹤狂的目光下走進了J’s Choice。 

 

「いらしゃいませ! 啊,大野二宮你們來了,坐這邊的位置好嗎?」店主人MJ看到兩人進來,從吧檯後走了出來並望了望店裡的位置,指了指窗邊的座位準備帶路。

「窗邊啊?」二宮稍微往外面一瞥便說道「好啊,窗邊的桌子大,沙發也舒服,就坐那邊吧!」大野二宮便跟著MJ的身後來到窗邊的位置。 

「MJ,我要布朗尼~ 上次吃真的覺得好好吃喔!」大野才剛坐下邊開口點餐。 

「かしこまりました。你能喜歡真是太榮幸了。之前有幾位女性客人建議說似乎有點太濃郁,還想說是不是要稍微改成清爽一點的風格,沒想到你會喜歡。」 

「啊,千萬不要改,好好吃的!我超喜歡,最近真是迷上這個我覺得是大人口味的布郎尼。」 

MJ微微的一笑,轉頭問另一邊一往常態的望著窗外的二宮,「二宮桑想要來點什麼呢?」 

「ん?我來杯咖啡就好了。MJ今天並沒有做漢堡排是吧?」 

「是的,很抱歉,今天店裡只出飲品跟甜品類,但下次會幫二宮桑做的。話說好稀奇,二宮桑今天不是邊打遊戲邊走進本店的呢?是窗外又什麼東西嗎?」 

「沒有沒有,別介意,今天只是稍微想放空一下。」 

MJ確定完注文之後,瞄了一眼窗外,便轉身進了廚房。 

 

J’s Choice是間有趣的店。全暗色系的裝潢配上深紫色的傢俱,讓剛搬到人間的大野與二宮,有一股地獄般的親切感。第一次進來的時候,還以為這間店或許是某個住在人間的魔開的店,沒想到主人MJ是道道地地的人類,只是品味意外的大多數的人不同。雖然裝潢相當特別,可能讓很多路過人的遲疑是否要進去,但是東西真的好吃,店裡面其實也是一派輕鬆的氣氛並流洩的輕輕爵士樂,讓勇敢上門的客人很容易可以感到舒適。 

 

「Nino,所以你想要繼續這樣繼續互盯嗎?還是要我出點力?」 

「大叔,別礙事。我正要看看那個跟蹤狂什麼時候敢找上門......嗯?看來已經上門了」話還沒說完,J’s Choice的門被推開,走進一個高瘦穿著牛仔褲的男子,直直的往二宮走去,在距離二宮一步的距離停了下來。 

 

高瘦的男子盯著二宮開口道:「你好!我叫相葉雅紀,請問你叫什麼名字,我覺得你好可愛想要認識你。」 

突如其來的直球讓二宮愣了一愣,環起了手臂,坐在沙發上往上盯著相葉「我憑什麼要告訴你,你這個跟蹤狂,那邊除了要偷照我相片之外,今天竟然敢直接找上門?」 

被上目線盯著的相葉,呆呆地望著二宮可愛的臉龐一邊感歎 “啊,他真的好可愛,這個視線角度真好!” 一邊慢慢彎腰往二宮的臉靠近。 

「喂喂,你幹嘛?」二宮見他不回話之外還往自己靠近,馬上在身邊架起魔界的保護罩,使得相葉啊的一聲,被燙的後退了一步。 

「好痛!我只是想靠近你嘛~」相葉身後透明的雙翼,也跟著抖了一抖,緩緩地往內收了起來。 

 

「ね,所以你是什麼東西?」一旁的大野,緩了緩氣氛開口問。 

「我嗎?我就是相葉啊,什麼東西是指什麼?」相葉這時才轉頭望向大野,發現這個臉圓圓軟萌的人「哇!你也好可愛喔!而且你有酒的香氣!」 

倏的一下,大野立刻繃起身子,聲線一冷問「你到底是什麼?」二宮也把保護罩擴大的推開同時圍住大野。兩個上千年的魔,不是非常高等的神或是魔是無法識破他們在人間的喬裝,更不用說他們的本質經過這麼長時間,已經控制得非常好,是連高級的魔都不一定能看得出來。 

 

「お待たせしました!」端著布郎尼與咖啡的MJ刷地經過相葉的身邊,把點餐放在桌上。

「ん?相葉桑,你怎麼站在這裡?怎麼了嗎?」MJ突然發現身旁三人的氣氛似乎有點詭異,正想開口再問,二宮便開口道:「MJ你認識這個跟蹤狂?」 

「跟蹤狂!?誰?你是說相葉桑嗎?他怎麼會是跟蹤狂呢?我一開始開這家店的時候,就是相葉桑幫忙的,連裝潢他都去找到好多很棒的材料跟傢俱,非常謝謝他呢。你們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呢?」 

「MJ,是我不對所以讓他們兩個誤會了,我會好好解釋的,你先回廚房忙吧?不用擔心。」說完便推著MJ往廚房的方向去。 

 

「對不起,我真的沒有惡意。我不知道你要問我是什麼東西到底是指什麼,但是如果你問的是我的身份的話,好吧,我的確不是人類,我被稱呼為烏列爾*,是神之火焰也一直在天堂工作。剛好半年前天堂的王同意我放假,所以我就來人間溜噠。前天在路上看到你的時候,覺得你真的好可愛,你身體裡流星的火焰也好美跟我的很不一樣,所以就不小心開始盯著你看,我真的不是要故意跟蹤你的。」說完相葉無辜的低了下頭,看起來像是有先難過的樣子。 

 

大野望了二宮一眼,暗示他把魔力收起,柔聲道「原來如此,相葉桑早點講清楚也不用害我們兩個緊張了啊。我們倆也是來人間度假的,我叫大野智,如同你聞到的酒香,我是地獄知識樹化成的魔,而被你看上的,是流星化成的二宮和也。」 

「大叔,你也太快露底了吧!」同時相葉喊道「へえええええ〜 你們是大野跟二宮?啊,我怎麼沒早點想到!所以地獄的王之前說的就是你們兩個啊?」 

「喔~王那個大嘴巴是跟你說了些什麼?他怎麼什麼都沒有跟我們說。」二宮一臉不滿的抹了抹臉。 

「地獄的王之前來跟天堂的王下棋的時候,說到你們兩個想放假,要把地獄門關一陣子,他也得每天好好待在地獄工作,有點不情願。不過托你們的福,天堂的王才准我的假的啊,因為他不想顯得比地獄王還小氣。」 

「ふふふふ,兩個老頭是在比什麼啊!我要來吃布郎尼了啦!」 

 

TBC

(宮大) 神是可以侵犯的 #1

OOC

架空 非現實

雖然一開始是宮大宮 但是主要的故事是要寫二相智翔的!!雖然不能保證一定會寫下去,但是我會加油的。

不能接受的人請趕快離開,謝謝








/*——————————————*\ 

#1-1

「ね〜おじさん 怎麼辦?好閒沒事做,遊戲今天也不想繼續打下去了。」暫停了遊戲,二宮貓著背靠坐在黝黑柔軟的地毯上,頭輕輕靠在身後的沙發以上,問著邊滑手機邊打瞌睡的大野智。

「さあー 想出去外面走走嗎?可是你那天不是說你出去的時候遇到奇怪的東西偷偷靠近你還照你的相嗎?」大野稍微想打起精神好好回應一下自己長久以來的夥伴。

自從三個月前兩個 人 (魔)決定關上地獄的大門好好來放個上千年以來都沒有放過的假後,他們就悄悄地搬到人間,買了間高級的公寓,開始了類人類的生活。

忙了千年的兩個魔,突然閒下來之後,快樂的享受當廢物過著沒有責任的人間生活。二宮用他向來傲人的智慧,很快速地上手了人間好玩的東西,例如電動玩具,線上遊戲,魔術之類的。而大野在第一次嘗試海釣之後,則深深地迷上釣魚的這個看似無趣其實很刺激的活動,甚至考慮在以後回地獄之後,要把那些小魔跟惡靈們放進血海裡讓他可以繼續釣魚的這個嗜好,雖然深深的覺得地獄版釣上來的東西應該不怎麼美味。但是這樣廢柴的生活連過了三個月之後,二宮開始感到無事可做的焦躁而開始了現在的這個對話。

「そいえば,我知道那個奇怪的東西是什麼了。」二宮拿起身旁的手機滑開始了相簿,指了指給大野看。

「え,何だろ?」湊過頭來的大野看著手機裡的照片,ふふふ的笑了出聲。「這個東西有翼耶!是天使還是惡魔?」

照片裡面有個瘦高的男子,穿著牛仔褲,身上的Tshirt是隻發情的猩星,雙手抓著手機擋在自己的臉上,而男子的身後有淡淡透明像是雙翼的輪廓。

「嗯,聞起來不像是魔,但是行為根本就是跟蹤狂。本來以為是人類男子可能因為我長得這麼可愛要來搭訕,沒想到我抬起頭仔細一看卻看到這個有雙翼跟蹤狂。」二宮邊說邊從地毯上爬起坐到沙發上靠在大野身上。

「如果不是魔的話那就是天使囉?沒想到天使也開始做這些奇怪的事情了。這樣,你還想出門嗎?還是要做些什麼呢?」大野把手機還給二宮挪了挪腳讓二宮可以好好枕在大腿上靠著他。

「嘿嘿,想來做什麼刺激的事情嗎?」說完,二宮微微肉肉的手指象徵性的在大野的腿上滑了滑。

「ううん,我知道你想要做些什麼。與其我現在被拿來當代替品,還不如讓你現在的慾望在發酵久一點之後,好好用在對的對象上,我們一起去找到這個天使跟蹤狂吧。」

一下子坐起來的二宮推了大野一把「哼~我邀你還拒絕我!誰像你身體裡流著的那些淫酒還需要發酵勒。」卻自動自發的準備出門,大野微微的一笑,畫了個手印,按在地毯邊緣,也跟著出了門。

/*——————————————*\

#1-2

這個世界,雖然分成天堂、地獄,但是其實只是場域與性質的不同,並無明顯的對立與戰爭。雖然可能在很多地方還是不太對盤,但天堂裡有小奸小惡的天使與神,地獄裡也有愛護花草動物的魔與靈,甚是雙方都有互派使節來往天堂與地獄進行交流。位於其中的人間,反倒因為看不見神與魔,而對天堂地獄有著過度的幻想,以為雙方是交戰的而創造出很多神話故事。卻也因著如此,許多的神與魔常常喜歡隱匿到人間度假,順便聽聽那些毫不真實的神話故事來當消遣。

而二宮與大野,誕生於地獄,從新生以來就知道彼此。

二宮的誕生源自于一顆墜落於地獄的流星,在流星撞擊處的一遍狼藉與火焰中,二宮是凝結了所有流星的能量形成的魔。一開始的他形體是混亂如龍捲風般的力量在他周邊纏漩,漸漸地流星自身的熱力慢慢變得可以掌控,二宮的形象也開始清晰,他運用自己的想像,讓自己的外貌看似17歲的可愛男子,並把所有的力量藏在他的軀殼裡。

在二宮流星撞擊處的狼藉中,有一棵地獄絕無僅有知識樹,地獄知識樹上結著稱之為虛無的果子。這棵是天堂的王在地獄種下的樹,和天堂的知識樹不同,雖然純淨的果皮讓虛無果看似無害,裡面卻是能吞食一切的無。這棵樹是因為一次天堂的王跟地獄的王抱怨雖然天堂知識樹釀出來的酒很美味,味道清新,可是卻不夠讓人著迷,地獄的王就劃出一塊地獄的地讓天堂的王試種。果真這虛無果釀出來的酒,有著最誘人的香氣,卻危險的讓很多神魔都墮落,墮入無盡的慾望。因此除了雙方的王之外,就沒有其他的神或是魔敢來碰這棵樹,所以樹上結實累累甚至於樹周邊的地上有很多熟透了而掉落的果子。因著流星的衝擊與火燄產生的高溫,不但是樹本身燒了起來,所有的虛無果也因而像是被釀造般變成的大範圍的霧氣,這股霧像蒸餾般環繞著燃燒的樹,從下往上開始凝聚成魔形,而成了大野智。

剛從流星化魔的二宮,看到因為自己星星所帶來的火焰而形成的大野智,第一眼的瞬間是感到不滿與瞧不起的。“憑什麼一棵樹可以變成魔!” 二宮在內心大喊著往大野智走去準備給他一擊,沒想到看似要打上的瞬間,大野智被打到的部分像是霧氣般散開而且開始散發出吸引人的香氣,二宮馬上血脈噴張了起來,幸好地獄的王及時趕到,按耐住這兩個新生的魔,分別為他們取了二宮和也與大野智的這兩個名字,並且希望他們倆好好相處。

由於幾乎是同時誕生,又有算是不打不相識的開始,二宮跟大野這兩個魔是幾乎天天黏在一起的。學習地獄的生活,地獄的善惡,甚至學習怎麼對方相處。因為大野成魔的屬性,一開始常常讓二宮是控制不了慾望而大野糾纏,大野也很享受與二宮的身體交流,因為每次跟流星的二宮交合,身體裡虛無酒因為流星的熱力而再次純餾一般。就這樣過了約莫兩百年,這兩個魔越來越強,二宮越能夠了解並控制各式的慾望而大野則發展出連地獄的王都可能被誘惑的能力,地獄的王看著他們發展,除了感到很欣慰之外,更多的是萌生將地獄交給他們兩管理所以自己可以去享清福的想法。

於是乎在兩個魔在第三百年時開始幫忙地獄的王管理一些事物,在第五百年時正式接手地獄的王大部分的工作。掌管地獄的之後,除了每天大大小小忙不完的事情之外,兩個魔不只已經變得強又太對彼此太熟悉,便慢慢地停止身體交流,而轉為好夥伴式的skinship。

TBC